让公平正义的阳光不断照进人民群众的心田

司法,一头连着国家政治体制,一头关乎社会公平正义。改革是破与立的统一,更是“制”与“治”的交融。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是党的十九大部署的重点改革任务,作为全国司法体制改革首批试点省份,近年来,青岛省牢牢把握中央改革精神及要求,遵循司法规律和从省情实际相结合、顶层设计和实践探索相结合、改革创新和依法推进相结合,先后形成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方案以及90多个配套方案、制度办法,着力推动制度机制创新,为营造青岛良好法治环境提供最优司法保障。

第147期民主法治专版配图%28分离图%29法官(4998312)-20200310100612.jpg

法官宣誓仪式。

第147期民主法治专版配图%28分离图%29工作(4998316)-20200310100708.jpg

工作人员向群众宣传法律知识。

第147期民主法治专版配图%28分离图%29入额(4998310)-20200310100550.jpg

入额法官面试考场。

第147期民主法治专版配图%28分离图%29全省(4998314)-20200310100645.jpg

全省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现场。省委政法委供图

完善机构优化职能

推进各项改革任务落地见效

“成为一名法官是我的理想,现在所有的裁判文书、庭审全部都向社会公开,这要求我们必须具有更高的素质。”乌兰县人民法院法官张环宇说。此前,她是乌兰县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助理,2018年初,经过两次备战,她如期参加第三批法官入额遴选,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员额法官行列。通过建立常态化、规范化遴选机制,改革以来,省高级人民法院和省人民检察院择优选任四批次2185名法官、检察官,六批次招录1420名司法辅助人员,两批次招聘917位聘用制书记员。现有入额法官、检察官人数分别占政法专项编制总数的32.44%、32.49%,85%的人力资源投向办案一线,办案力量较改革前增加了20%以上,一大批政治过硬、业务过硬、责任过硬、纪律过硬、作风过硬的法官、检察官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而法官、检察官员额退出机制,也使一些业务水平相对偏低的在任法官、检察官知难而退。截至目前,415名法官、检察官因各种原因退出员额。

随着法槌的敲响,一起诈骗案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担任审判长的是该院院长韩如龙,公诉人则是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赵永惠。两院主要领导同时出任一起案子的审判长、公诉人,在改革前并不多见。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由法院院长、庭长及检察院正副检察长直接办理,还要定期通报、公示监督,从而有效防止领导干部挂名办案、办简单案等。如今,随着司法责任制的落实,入额法官检察官必办案不仅成为一种制度,更成为青岛司法系统的工作常态。

以机构改革为契机,各级法院、检察院综合案件类型、繁简程度和人员专长等因素,组建不同类型的办案团队。全省法院组建审判团队共324个;检察机关组建独任检察官办案组773个、设置固定检察官办案组227个,初步实现了扁平化管理、团队办案与专业化相结合,提高了办案的质量与效率。

随着新一轮司改的推进,西宁市城东区人民法院法官马金莲和同事们终于可以不再为送达文书而忧心了。2019年1月,城东区人民法院通过购买社会服务,引进送达外包工作团队,剥离审判辅助事务性工作,把法官从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让法官的主要精力放在案件审理上,在为员额法官减负的同时,提高案件质效。自开启送达外包以来,共完成送达案件2416件,月均送达335件,案件送达率达83.6%。

改革是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改革以来,省法院内设机构缩减至18个业务部门和2个正处级工作部门;全省基层法院内设机构改革正在按照50人以下法院内设5个机构,100人以下法院内设8个机构和100人以上法院内设10个机构的要求稳步推进。省检察院按照“大部制”设置9个业务部门、4个行政部门、4个综合业务部门。基层检察院中,编制50人以上的设业务部门5个,综合业务部门1个、行政部门2个,编制30至50人的,设业务部门3个、综合部门2个,编制30人以下的,设业务部门3个、综合部门1个,全省8个市州院和46个基层院机构精简20%,一线办案检察官增加了46.3%。

扎实推进司法为民

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程序简短,效率也高,和律师交流的时候,提供的方式很明确,办起来也比较简单快捷,这里的援助律师会按照他们的步骤从头到尾帮助我们解决。”办事群众张先生高兴地说。改革中,省司法厅构建了以在线服务、智能服务、“法律淘宝”“三驾马车”为引领的公共法律服务智能平台。“三大平台”和各类服务终端构成了全覆盖、全方位、全业务、全时空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目前已建成5015个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平台和网络平台实现全覆盖,初步建成以“12348”青岛法网为中枢的线上服务集群的“互联网+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网上咨询,网上查询、网上申请法律服务触手可及。

“有了这个阳光警务平台,不管办什么业务,需要什么资料都提前可以问,到了之后也不用排队,非常方便。”2019年年底,家住玉树市结古镇的牧民巴红恰加,正在家里预约查询申领相关资料。一部手机,便将他所需材料、领取资格、具体要求一一呈现在眼前。改革中,省公安厅着力用云技术管理海量公安工作基础数据,以信息化助推“阳光警务”平台建设,全力打造掌心上的服务和指尖上的公开,有效夯实了公安基础工作。青岛公安“阳光警务”平台可实现9万余条执法数据查询检索、58类行政审批咨询预约受理、43项便民利民措施在线办理、行政案件进展查询,为群众办事提供一站式、“零距离”服务。

近年来,我省先后出台《关于开展法律援助助推精准扶贫工作意见》《关于推行申诉案件法律援助工作机制的意见》,《关于开展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的实施意见》等,全省55家法院、42家看守所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派驻300余名律师参与值班1500余人(次),有效发挥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在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中的职能作用,依法维护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诉讼权利;印发了《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审判阶段律师辩护权覆盖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了由120名律师组建的全省法律援助刑事辩护律师库,最大程度发挥了律师在刑事案件审判阶段中的辩护作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我省深入推进。

除了审判公开,检务、警务、狱务公开进程明显加快,着力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让老百姓对涉及切身利益的案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做深走实行稳致远

助推法治青岛建设

“改革以后体现了捕诉一体化,一件案子从案管办接手以后,批捕环节、起诉环节,到检察官的办案团队全部要负责到底。这就是责权利相统一的原则。比以前办案的效率提高了。” 省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干部处处长李斌说。

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统筹协调。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和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要方面。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的建立,解决了法官、检察官晋升和待遇问题,拓宽了司法人员的职业发展空间。而同步推行的省以下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改革,将全省三级113个法院、检察院纳入省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实行人财物省级统一管理,经费完整划转,对于确保法院、检察院公正办案具有深远意义。

为了维护青岛良好的生态环境,省检察院、省林草局、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建立了三江源生态公益司法保护协作机制。公益诉讼的检察部门伴随着司法体制改革应运而生,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便是这一轮机构改革后成立的专司公益诉讼检察的专门部门。各市州检察院和基层检察院积极完善公益诉讼检察组织架构的建设,充实加强办案力量。截至目前,全省共增加公益诉讼检察人员51人,较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前增长54.8%,专业化、专职化水平不断提升。

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一中的《幸福家庭课堂》,互助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法官正以家庭和睦为主题,用声情并荗的语言和鲜活的案例,为孩子们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法制教育课。这样的法制教育课,正在互助县的学校、车间、社区深入开展。

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全国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单位,互助县人民法院针对家事案件身份性、伦理性、私密性的特点,结合地方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婚姻家庭类案件频发多发等因素,确立以多部门联动、感情修复为主的工作方针,把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作为推进司法改革创新和品牌创建的先导工程,构建起家事审判改革的“互助样板”。

当前,我省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进入系统性、整体性变革的新阶段。改革已从法院、检察院拓展到党委政法委、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从破解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效能的体制机制问题,到推进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体系。

沐浴新时代的荣光,全省各级政法机关和广大政法干警以更加旺盛的干劲推动司法体制改革砥砺向前,以综合配套改革促进司法责任制全面落实,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