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班”的春天

“在天色破晓之前,我们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上午9时40分,歌声准时响起,新疆阿拉山口市中学九年级二班的32名学生已经一个不落地坐到电脑或者智能手机前。此时,距离第一堂网课开课,还有10分钟。这10分钟内,远在湖北十堰的“九二班”副班主任、语文教师刘勇会播放两首歌曲,之后才开始授课。

1.jpg

湖北援疆教师刘勇在为阿拉山口市的学生上公开课(2019年4月3日摄)。新华社发(采访对象提供)

和许多学校不同的是,“九二班”的线上教学早在1月10日就开始了。那一天,刘勇刚刚返回十堰家中,就和学生建起微信群,相约定期交流学习情况,每隔几天集中上一次视频课。

谚语言:“人勤春来早”“一年之计在于春”。笃信此理的刘勇期望学生能把寒假高效利用起来,“马上就要迎来中考,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场大考。”

到1月底,疫情变得愈发严重,特别是在湖北省会武汉。刘勇的家乡十堰距离武汉车程4小时,情况也不容乐观。

“疫情一开始也没太影响到自己,直到居住的小区、单元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内心真的开始害怕、恐慌。”像许多地方一样,刘勇和妻子、两个幼子开始居家隔离。

这之后,除了做饭、干家务、带孩子,刘勇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网络教学上。

2月中旬,根据教育部门安排,新疆中小学开始采用线上教学方式开课。

系统化的线上教学意味着每天都要对着镜头授课,这对刘勇来说是头一遭,对听课的学生们也是。

“担心他们睡懒觉,不能按时坐到屏幕前,我在头一天会请学生们点歌,歌可以送给任何人,但必须要写一段祝福语。”这是刘勇想出的妙招。

妻子尽了最大努力,才确保刘勇在每天两节网课期间,免受两个孩子的声音干扰,但想在白天备课是绝无可能的。

刘勇只好等到晚上10点,两个孩子睡下以后,再挑灯夜战。他从网上搜集电子教材,变着法儿地把幻灯片做得生动有趣。凡是他觉得成功的教案,就分享给其他教师使用。这项工作每天都要持续到凌晨1点。

妻子万星琼感叹:“不到三年,阿拉山口已成了刘勇的第二故乡,他对那的一切都喜欢得那么强烈。”

2.jpg

湖北援疆教师刘勇(前排右四)和阿拉山口市的学生们合影(2018年12月28日摄)。新华社发(采访对象提供)

自1999年至今,湖北都在对口支援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2017年,36岁的十堰市教师刘勇主动申请援疆。当年8月,他来到离家3000公里远的阿拉山口市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阿拉山口是著名的“风城”,动辄10级以上的大风令闻者生畏。经过短暂的适应,刘勇逐步赢得学生的信任,也开始融入这座边境小城。

“前年我家老二出生,媳妇在老家一人带不过来,我就把5岁的老大带到了阿拉山口。”起初,刘勇也不确定能否独力照顾好儿子。

“我什么时候上早自习、晚自习,邻居都清楚,不需要你张口,都帮你把孩子从幼儿园接上了。”刘勇说,对一方土地的感情,先是从喜欢那的人开始的。

在疫情扩散蔓延时,一向乐观的刘勇也曾百感交集、烦躁起来。学生、家长不约而同地向湖北的老师发去问候,阿拉山口一位做生意的小伙子把店里1万多只口罩全部捐到湖北,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采用冷链运输为湖北送去65吨多优质牛肉,新疆各行各业的人们自发为湖北义捐……这些人和事,鼓舞着刘勇。

在一篇作文中,一位平日不善表达的男孩子记述了自己关注到疫情时的第一反应:“我突然想到,刘老师也是湖北人,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十堰是什么情况?”读到这几句时,刘勇鼻子一酸,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3.jpg

湖北援疆教师刘勇(后排右)和阿拉山口市的小学生在下课回家的路上合影(2017年12月26日摄)。新华社发(采访对象提供)

“学生都正值青春期,2月14日那天,原以为他们要点些男孩女孩间的歌曲,结果都是送给湖北、送给武汉的歌。”刘勇知道,学生们长大了,就像他常说的,“静待花开,花香自来”。

到今年7月,刘勇3年援疆即将期满,但他已决定,申请继续援疆。而据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政府统计,20多年来,湖北向博州选派的干部人才已达到1248名。

责编:董志勇